刘禹锡参加科举的经历与第一次较量

人气 2981   2012-9-25 17:02

科举是自隋代以来,我国封建社会分科考选官吏后备人员的制度,是封建士子通往官场、参与国家政治、实现人生价值的主要门路。虽说“唐人人仕之途甚多”(《十七史商榷》卷八十一),诸如流外人流、门荫、战功、上书言事、大臣奏荐等,但科举取士是社会影响最大的一种选官手段。它包括名目繁杂的取士科目,(唐六典》、《通典)将常贡之科大要分为六项,即秀才、明经、进士、明法、明书、明算。王鸣盛简单归纳为:“大约终唐世为常选之最盛者,不过明经、进士两科而已。”(同前)唐德宗之后,宰相和朝廷内外要职主要由进士科出身的人来担任。换言之,考取进士不仅是应试举子个人的升沉得失,也关系到国家未来政局、社会前景的大问题。重进士是中唐普遍的社会心理,人们把进士登科称为登龙门。《封氏闻见记》里讲述了一个故事,说有个叫张繟的书生,是“汉阳王柬之曾孙也,时初落第,两手捧《登科记》(登记进士推第的名册),顶戴之曰:‘此千佛名经也。’”可见人们对进士是何等的企羡。然而考取进士绝非易事,据徐松<登科记考》载,进士及第者,贞观时每年平均约九人,中唐稍多,也超不出三十几人。参加进士科考的人必须是学馆里选举的“生徒”,否则必得由乡里保荐,州县甄选,获得“乡贡”的资格以后,才能进京赴考。刘禹锡却在未出茅庐之时就曾得到前辈权德舆等人的延誉。正如他在给权的信中说:“禹锡在儿童时已蒙见器,终荷荐宠,始见知名。众之指目,忝阁下门客。”(《献权舍人书》)权德舆和刘禹锡的父亲是僚友,两人过从较密。因此,孩童时的刘禹锡有机会与他接触,从而才可能博得权的赏爱。如今我们在权的文集中尚能看到刘禹锡给他的第一个印象:“始予见其卯,已习《诗》、<书》,佩觹韘,恭敬详雅,异乎其伦。”(全唐文》卷四九一)卯是儿童头发束成两个小角的样子,觹韘是指衣服上佩带的象骨制作的装饰品。在权的眼里刘禹锡这个孩子不只是意态端庄文雅,而且早慧,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啃起艰深的儒家经典<诗经》与《尚书》,确实是个出类拔萃的儿童。刘禹锡被权贵赏识,好似千里驹幸遇伯乐,为刘禹锡早期成长增加了助力。而他也没有辜负前辈的奖掖,未满二十岁即临长安,信心百倍地迎接较量。事隔十几年后他在<渴枉山会禅师》诗中颇感自豪地说:“弱冠游咸京,上书金马外。结交当世贤,驰声溢四塞。”金马是汉代宫门名,此处借汉指唐。四塞意指四面八方。刘禹锡向皇帝上书是唐代土子求得晋身的方式,不足为奇。而凭借自己的饱学与风采进行社交活动,在上层社会产生了轰动效应,倒是很难得的。不过,还有更大的喜讯等待着这位优秀的竞争者。

  关注度: 2981   Baidu: 0   360: 0   Google: 3   其他: 3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刘禹锡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